联系方式

    深圳市英瑞尔芯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

    186 6591 0262

    E-mail:

    sally@szinter.com.cn

    地址:

    深圳市福田区振华路现代之窗A座7B

【芯观点】汽车芯片危机之下,意法半导体却依然会抱紧苹果大腿

发布时间:2022/6/10 8:38:00

来源:http://www.szinter.com.cn/news820309.html

欧洲中部时间1月8日,意法半导体(STMicroelectronics,以下简称ST)发布了第四季度和2020财年初步财报,披露了年度营收等一些关键性数据,在对汽车芯片缺货现象的分析越来越成为业界“显学”背景下,在该领域占有相当营收比重的ST整年财报值得业内进一步分析。

2020年ST的财报,某种意义上对这家企业来说有里程碑的意义。1月8日的初步财报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营收为30.34亿美元,高于之前预期的29.9亿美元,2020财年的总营收达到了100.22亿美元,同比增长6.6%,有关ST财报的详细信息,公司将会在1月28日欧洲中部时间早上7点发布。

这个里程碑意义就在于,这是ST在2010年达到史上营业额顶峰的100.3亿美元之后,再次冲上年度百亿,稍高于之前业界普遍预期99.7亿美元,这份财务业绩建立在两个极为不利的因素之上,首先,之前能占到ST营收份额8%左右的华为,因为美国禁令的影响,导致ST和华为在2020第四季度的合作反映在财报上被“清零”;其次,第四季度ST在法国的研发中心出现了现象,外界分析产能缩减8%左右。我们基本上可以判断,假如没有华为禁令和工人,2020年ST的总营收应该会冲上历史新高。

意法半导体工会相当强势,2016年也有过运动(@industriall-union)

意法半导体的“摊煎饼”

单从年度营收额度上来看,ST绝对的一哥,稍领先同行竞争对手英飞凌和恩智浦一个身位,比后两者要高出10亿美元左右。

提到ST的经营特色,综合各种资深分析师观点,基本上可以概括为一句话:产品线布局之光,业界罕有能匹敌者,但每个领域单拿出来,好像却又不是最顶尖的。

由于生产线的触角过于广阔,ST原来划分的三个部门汽车和分立器件产品部(Automotive and Discrete Group,简称ADG);模拟器件、MEMS和传感器产品部(Analog,MEMS and Sensors Group,简称AMS);微控制器和数字IC产品部(Microcontrollers and Digital ICs Group,简称MDG)已经无法涵盖全部产品分类,就拿汽车芯片来说,它散布在上述三个部门之中,仅仅研读ADG分部的财务细节,无法全面判断ST对汽车芯片市场的贡献度。

那么,电动汽车会成为意法半导体的2021突破点?

对半导体行业来说,市场供需不平衡释放出来的症状至少要晚于危机发育期一个季度,受困于疫情等一系列负面因素的影响,2020年第四季度汽车芯片缺货的新闻如星火燎原一般蔓延开来,大众、福特、本田、丰田等诸多大型车厂纷纷收缩战线,在各大洲关停了一批生产线,由于芯片行业特殊的供货周期,2021年第一季度芯片短缺状况已经无法缓解,到6月份危机是否会有缓和,众多分析师还在拭目以待。

集微网之前曾采访过荷兰知名对接AL的财务分析师Jos Versteeg,在访谈中他提到了欧洲三大半导体都非常依赖汽车销售,尤其是英飞凌,汽总营收的一半以上,ST的CEO在第三季度财报会议上也已经把电动汽车列为2021年营收的主要增长点之一,他提供了一些一线数据:“意法半导体2020年总预计为7300万-7700万辆汽车供货芯片,中位数为7500万左右,全年为混合电动汽车供货芯片为700万辆,芯片给纯电动汽车(EV)供货量为200万辆。”

ST设计的直流快速充电站可为车辆提供3级充电,可在10至12分钟内实现100公里的行驶里程(@ST官方网站)

供货总数为7500万辆,纯电动汽车仅有200万,算下来ST在EV领域的汽车业务总量的2%,乍看上去,EV对ST来说依然是一片大有可为的一片“蓝海”。据《华尔街日报》的深度调研,目前在美国发售的新款家用轿车,即便是最传统的燃油动力驱动,每辆车也至少装载有40多种芯片,而著名市场分析机构seekingalpha相关汽车芯片研发报告显示,每辆纯电动汽车的芯片销售额都可以为带来1000美元的收入。考虑到IG未来五年预计平均20-25%的复合增长率,再加上当下汽车芯片缺货为业界带来的警告性效应,EV芯片的增长潜力不可估量。

过去五年来,ST的财务报表曲线相当平缓,就如同前文所述,产品线辐射面很广,但似无皇冠明珠一般的拳头产片( ** ster of none),市场布局和英飞凌、恩智浦相比很不一样,后两者几年来优化产品线搞精准打击,从三者财报风格中就可窥一斑,如英飞凌每季度财报都会附上细分领域全球排名,以昭示其在功率半导体领域内的霸主地位,众多分析师们在品评ST生产线“广而不深”的时候,往往会有意无意忽略ST的研发投入和营收占比是全欧洲最高的,达到了15.7%,而英飞凌则只有11.8%,全欧洲的这个平均数字为14%。为了维持庞大的“摊煎饼”一般的生产链有效运转,ST不得不以增加心脏跳动频率的方式向全身供血,而且其半导体生产的前端和后端发力相对同行来说较为均衡,尤其值得注意的是,ST在位于意大利阿格拉泰布里亚恩扎(Agrate Brianza)的制造中心新开辟了一条12英寸的晶圆生产线,主打氮化镓半导体和射频芯片的生产和研发。

iPhone的销量对ST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我们如果把ST各种芯片的市场营收贡献度,和细分OEM排名做一个加权系数,以色彩明暗度做一张直观的色差图,那么从iPhone4开始稳定陀螺仪等传感器零部件的个人消费电子类,则会是绘图中的一抹亮色。

从2017年推出iPhone X开始,就将结构光(Structured Light)的FaceID带入脸部辨识,当然也开始掀起了3D深度相机的手机应用风潮。可是历经几年的时间,苹果似乎认为采用结构光的FaceID未来发展性不佳,因此从2020年起,决定改采用ToF来强化其在3D深度相机应用,这也是ST传感器产品组合的长项。ToF就是飞时测距(time-of-flight)相机技术。苹果在2020年3月下旬于新款iPad Pro加入LiDAR扫描器,随后也在iPhone 12加入这项功能,3D深度感测势必成为未来智能型手机创新的焦点。

ST研发的ToF传感器(@ST官网)

近五年以来,iPhone的大卖对半导体组件供货商利润率的 ** 性,很可能让ST的销售部都颇感意外。2017、2018、2019这三年,苹果占ST总营收的份额分别为10.5%,13.1%,17.6%,增长势头极为明显,2020年这个数字已经接近了五分之一。对此,Bryan Garnier分析报告指出,ST此番受惠于来自居家办公以及远距教学等相关设备,以及iPhone出货量攀升等需求增长,相信iPhone 12系列将反映出一股重要的手机换机周期,估计来自苹果的订单,可望贡献意法2021年营收占比将近25%,相比汽车芯片市场在2021年的各种不确定性,手机芯片的高利润对ST来说似乎完全可以信手取之。

ST与马斯克的另类合作

国外很多著名机构的分析师都观察到了ST与美国自身科技玩家埃隆·马斯克的“密谋”,进一步推测ST与特斯拉电动汽车芯片很可能有紧密的合作,并且估算出特斯拉在2020财年为ST贡献了2.4亿美元的营收。但事实上,马斯克与ST的主要合作领域在于其醉心的“星链计划”(Starlink),星链计划的消费终端Dishy Mcflatface用于将用户连接到在轨的Starlink卫星,而其芯片供应商就是ST。

Dishy Mcflatface天线的每个终端单元都可以为ST带来1000美元的营收,查询ST官方网站,意法半导体目前列出了十二款基于该核心的MPU进行销售,有单核和双核两种选择,频率为800MHz和650MHz,星链计划生产运营成本明显要低于ST向特斯拉电动汽车供货芯片的整个流程,而且预计ST在星链计划中的所得利润会在未来三年以平均40%的高速增长。

所以,我们看到虽然目前ST的汽车和分立器件产品部(ADG)总营收的半壁江山,但ST还是和电动汽车这老派的“新兴领域”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集微网就汽车芯片危机与半导体大厂的产能问题,联系了总部位于密歇根州底特律大区附近Brooks Wilkins Sharkey & Turco律所的主要合伙人之一丹·沙尔基(Dan Sharkey)先生,他平时主要负责解决汽车产业链上下游的市场合同 ** ,以资深法律界人士见证了几个月以来汽车芯片危机之下的业内生态链的变化。

北京时间1月18日晚,Brooks Wilkins Sharkey & Turco律所的主要合伙人之一丹·沙尔基(Dan Sharkey)先生接受了集微网的采访,采访内容会在近期在“集微访谈”(Jiwei Talk)中放出

他在接受集微网采访时表示:“出现了如此程度的芯片危机,但我们所能做的却不是很多,而且还牵扯到产品线配额问题,意味着你目前手上能用的就这么多芯片,就要决定把能用的这些芯片优先用于哪条生产线,哪些产品线要被砍掉。看很多媒体的头条报道就知道,不少OEM已经砍掉了一些生产线,这些生产线主要生产小型汽车,因为这些产品不是特别能赚钱,而把芯片优先供应给较大型的汽车制造,因为这批产品的利润率更高。”

另外,他还提到,不能过于高估电动汽车发展对半导体行业的 ** 性作用,即便是最传统的燃油车,其车载芯片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而且他还证实了汽车芯片缺货的一大主因是疫情导致个人电子消费类产品的旺盛需求,分配到汽车芯片的额度被挤压,当然根本原因是利润驱使,比如,各大汽车厂商在砍掉生产线的时候,也是选择压缩小型汽车产能,优先供应大型豪华车的市场销量,因为这一部分的利润率更高。

总之,尽管面临着2021年汽车芯片缺货的大势,预计ST今年的战略重点依然不会过分向ADG部门倾斜。

结论

在来自华为的收益逐渐清零,且经历过潮的不利局面下,ST依然在2020年做到了营收过百亿,其微控制器和数字IC产品部(MDG)功不可没,尤其是苹果新机的销售大热让ST收获颇丰,虽然诸多分析师对ST摊子铺的过大,半导体重点不突出的特点有所诟病,但事实证明ST抱紧苹果大腿,依然可以稳坐船头。另外,尽管ST和特斯拉老板马斯克合作越来越多,但布局却优先选择了星链计划而非特斯拉电动车,可见该企业对汽车芯片不确定的未来充满顾虑,正所谓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对于目前的ST来说,像苹果供货的ToF,以及星链计划中的Dishy Mcflatface天线芯片,毫无疑问属于“得算多”者。

(校对/holly)

相关标签: